登入註冊
犢南創創編輯部

專題報導

農村X大學X社企 我們對於農村未來的想像是什麼?

上周末,嘉義縣大林鎮上林社區有一場關於農村未來發展的討論。很開心的是,在沒有刻意動員的情況之下,現場出席的超過九成以上都是附近學校在學的學生,大家聚在一起探討農村未來的發展。
或許會有人質疑,這場有意義的討論為何會選在一個交通這麼不方便的地方舉行?如果找一個交通易達的地方,或不會有更多人參與?也造成後續更大的滾動?
然而,誠如主辦的「六創農家」所言,「如果我們是在都市裡面討論農村的事情,不是很奇怪嗎?」我們太常把這些關於農村的論壇或議題討論辦在大都市或交通易達的地區,舒適地坐在冷氣房裡討論農村的未來,這是一件很不真實的想像!何不讓自己真正走進鄉村,實際親近這片土地?於是,這個論壇就在這個毫不起眼的小農村中舉行,一個小而美的操作想像......
整個論壇圍繞著上林社區為主軸,分成三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是請社區發展協會的總幹事來聊聊這個高齡化社區的社區營造工作,第二部分則是邀請到南華大學帶著學生深入社區的操作,最後則是一個青年回到農村務農的想像。二個小時的論壇當中,三名主講者分別提出了不同的觀點和想像,透過這篇報導的節錄,也希望提供讀者一些想像......
 
面對高齡化危機的上林社區
上林社區,位於大林鎮的南方,社區總面積大約4.01平方公里,是個典型的農村社區。截至2014年底的統計資料,這個社區總共只有916人,其中65歲以上的老人占了全部人口總數的25.11%,老化指數(65歲以上人口數/14歲以下人口數*100%)更高達302.63%。農村地區高齡化、少子化,及其伴隨而來的勞動力短缺、社區老化與停滯不前、社區高齡人口照顧、傳統文化或技藝傳承斷層等問題,都是上林社區面臨的嚴峻考驗!
這幾年來,在社區發展協會的帶動下,上林社區運用自籌經費開辦了社區關懷照顧據點、健康小站等老人福利服務方案。同時也結合附近大學的資源,積極尋求產業的轉型與社區老屋活化與空間再利用的規劃,學生的進駐,讓社區多了新的活力與契機。而一群在地務農的青年與在上林承租農地的青年,對於未來農業發展也有一些新的想像,也帶入了一些新的想法。這個看似老化的社區,有了一股新的思維正在醞釀。
 
社區工作,為了誰?
論壇中首先登場的上林社區發展協會孫家榕總幹事,原本只是一名平凡的家庭主婦,在民國90年回到上林社區居住之後,從一開始單純的「居民」,到今天成為社區發展協會的「總幹事」。在她的心中,對於這個居住的社區,有著不一樣的想像。 「對於一個老化的社區來說,我們一直在思考的是如何創造新的價值,尤其這裡又是自己生活的地方!」孫家榕娓娓道出自己為何會投身社區工作的原因。從一開始單純的社區清潔,一直到老人照顧、社區福利的工作,近年來孫家榕更注意到黃梔子這個在地的特殊產業,進一步思考如何發揮其價值。
孫家榕認為:「經營一個社區當然非常的忙碌,而且常常也都會承受到來自不同面向的壓力,但是一定要時常的提醒自己、檢查自己的所作所為,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做?為誰而做?才不會讓社區工作淪為發展自己權勢或地位的工具!」孫家榕同時也觀察到,對於上林這個高齡化的社區而言,大家對於社區或者是生活都僅是一成不變的想法,有沒有可能有更多的想像?因此她也積極的連結資源,結合附近的南華和中正大學,引進不同的資源,希望為這個社區注入活水,透過年輕人的活力與創意,帶動社區的發展,並為社區帶來不同的想像與操作模式。
 
除了照顧服務的工作之外,近年來孫家榕更努力推廣使用者付費及發展社區產業的工作。孫家榕認為福利服務,並非免費的提供,更應該思考到社區發展如何自給自足,提供適當的服務給有需要的人群,否則社區的發展並不能長久。使用者付費,則是社區永續發展的展現。透過每個服務使用者所繳的一點費用,再搭配其他的資源,除了永續發展之外,也能讓服務使用者能珍惜資源,創造不同的社區經營方式。
另一個社區目前正在積極嘗試的方向,則是社區產業的加工與設計。由於一級農產品不利於長時間的保存,也因為產銷具有時間的壓力,無法為社區及農民帶來更多的經濟效益。因此,社區邀請熱心農民,無償提供部分農作物,由社區進行採收與產業的開發加工設計,期待未來這些經過二級加工的上林特色,經過包裝與設計,能夠成為社區特色產業,也希望透過產銷的供應,挹注社區發展的部分經費,同時也回饋農民產業加工的技術,創造社區與農民雙贏的策略。
 
大學的責任,不只是教育!
接著登場的南華大學自然科技生物學系王昱海助理教授,則是娓娓道來近幾年南華大學與上林社區合作地方法和操作方式。王昱海老師表示,位處大林這個農業重鎮的南華大學,近幾年來定位以「農村大學城」為發展的策略,積極的連結附近農村和社區的資源,也發揮大學的社會責任,希望能用大學教師的專業知能,同時也提供學生實作的場域,以帶動附近產業的升級和發展。因此,在申請教育部跨科技問題解決導向課程計畫時,以「生態永續、農業文創」為主軸進行申請,希望解決農業生產、農產銷售與農村結構轉型的問題。
「一開始,我們的想像是創立一個農場,除了提供學生實習的場域,也要創造一個生態多樣性的環境,做為環境教育的場域,在試驗成功之後,再將技術移轉給在地的社區。」不過在實際與社區合作之後,發現社區所面臨的議題不僅僅只是產業的問題,更包含了社區整個大結構的問題面向。而後,計畫修正為以「生產、生計、生活、生命」為主題意識,希望能為農村的發展困境另謀出路,並以上林區為一個試驗的場域,帶著學生進入社區當中,了解社區的需求,並且結合學校的專業,進而協助農村地區解決問題。
舉例而言,除了無毒南華米契作、保證收購之外,上林社區面臨到人口老化,許多房屋都已經沒有人居住,面臨到頹廢傾倒的危機。然而,這些老屋的頹廢傾倒,不僅僅會變成社區的髒亂點,更令人惋惜的是,這些老屋可能都是上百年歷史的建築,在文化上具有特殊的保存意義,同時也具有教育上的功能。因此,在了解社區這個需求之後,建築景觀系的師生進入了社區,與社區居民密切討論老屋如何整建,並在屋主同意之後,依社區的需求將老屋空間改造成為社區的活動空間。「上林故事屋」就是在這個計劃當中所產生,成為社區文史陳列與活動舉辦的最佳場所。
  
最後,王昱海老師也表示,我們鼓勵學生自己主導一個方案,實際發現問題,並且解決問題。因此,在這樣的理念下,目前有一個團隊正在上林社區實際發想「農村體驗」的深度旅遊設計,期待能夠將農村特色保留下來,進而設計成為一個遊程,邀請不同的對象來到農村地區體驗不同的生活方式與樂趣。這樣的實作方案當中,不僅僅只是書面資料的準備,更包含了影音紀錄、民宿整理、社區資源探查、遊程設計與實作等不同面向的實踐。透過跨科技師資、學生資源的整合,提供一個發展與對話的平台。
 
青年返鄉,不應只是口號!
在一群平均年齡超過60歲的農民當中,30幾歲的年輕農民─嘉浩,大汗淋漓的在農地中熟練操作小型農機的景象,顯得有點違和,但是這卻是嘉浩在上林真實的生活!曾經身為有機農產品認證主導稽核員的何嘉浩,是這場論壇的主辦人,也是年輕人投身農村的實踐者。「我的田,被一般農民看到的話都會被笑,因為全部都是雜草。」何嘉浩自嘲地用這句話作為分享的開頭,然而這種堅持使用有機農法種植作物的精神,卻是他對於未來農業發展的想像。
來自工業之都─高雄市的何嘉浩,一路走來都投入在農業領域,進入社會也一直從事農業相關工作。雖然一開始也曾遭受家人的反對,但後期國人開始反思社會上所爆發的食品安全、環境汙染問題,農業科技開始在國人心目中改觀,何嘉浩的父母也開始認同、支持他的理念。目前何嘉浩在上林社區引進日本提出的農業產業六級化的操作模式,透過農業生產(一級)乘以農產加工(二級)乘以直銷(三級) 的六級產業發展模式,試圖讓利益回流到農民生產端,強化整體產銷整合,當農村的生產體系增強了之後,未來從都市回到家鄉的農二代、農三代,自然就會回流解決人力問題。
「如果只是坐在冷氣房裡談的農業,根本不會是真正的農業!」因此,何嘉浩也提供他的農地作為大學生實踐的場域,實際帶領著有興趣的大學生、都市農民,或者是有意參與有機耕作的農民,在他的田裡進行試驗,同時也不藏私的將他的成果和方法分享給社區農民。另一方面,何嘉浩也帶領著許多對於農村營造、農業有興趣的大學生,進入到社區,一步步地討論社區未來發展,並實際動手改造社區。雖然帶領學生的過程會比較累,但是他也希望透過年輕人的活力、勞力、創造力與資訊能力,能夠翻轉傳統農村缺工、缺乏想像和缺乏創意的窘境。以農村為想像的創業雖然辛苦,但是何嘉浩卻樂此不疲!
 
 
後記
當聽完了三個真正在農村地區實踐者的分享,內心感受到十分熱血沸騰!也許,就如同大衛本身這幾年在農村社區的工作,其實我們對於農村社區都有一種不一樣的想像!
身為這場次論壇的主持人,在最後的座談當中,也真情流露的告訴現場的大學生「我們並不強迫每個人都像我們一樣,把自己奉獻給農村。但是我們只希望大家能夠記得一件事情,也許您從小是從鄉下地方長大的;也許您一輩子都在大都市生活,直到念大學才來到這個鄉下的地方。不管如何,也不管您未來身在何方,如果每個人都能夠撥出一點時間來關心在地的社區,或許,這個世界將會變得不一樣!」
 
作者為逗陣社會企業創辦人 林家緯

精選商品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