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註冊
bottledream

合作轉載

從撒哈拉沙漠出來以後,我終於可以叫自己輪椅小姐大魔王了!

她熱愛旅行,一般人出遊要來得困難,卻也環繞過世界、看過學多風景。她自嘲是一位小眾的旅行部落客,腿不長胸不大,沒有會拍照的男朋友,也不會扯旅行的意義。

但從他的親身經歷中,你能看見改變的勇氣,以及“障礙”只是找到解決辦法洽的一個小插曲

 

我是紀尋。我是一位輪椅使用者,生活中需要看護幫忙,打字創作需要靠語音識別軟件。

多年來,學校裡種種交流項目都與我無緣;想出國留學,也沒有任何所謂的”留學顧問”可以給我提出有建設性的建議。但從22歲到美國留學開始,4年多的時間哩,我去了4個大洲進20個國家自助旅行。

兩年以前,我開始計劃來撒哈拉旅行;直到出發前兩個月,我還不相信這一切會發生。

這一路顛簸,即便是當地最好的旅館都沒有無障礙浴室,一路上的無障礙廁所更是無處可尋-真正進入撒哈拉沙漠旅行的那三天裡,我只好三天不洗澡,加全天憋尿。

為了實現這次來撒哈拉的願望,一年半前我就自己開始琢磨旅行攻略了。去年6月,因緣際會下我認識了卡羅爾和約瑟夫婦。

卡羅爾原來是一位護士,約瑟是救護車司機兼機械師,他們從醫院離職後在一家醫療機械公司工作,銷售醫療產品。因為整個職業生涯都在與殘障和病患人士打交道,他們萌生了為殘障病患人士打造一個度假場所的想法:除了生病,我們還需要生活,還需要娛樂,還需要快樂。

在歐美國家,殘障病患人士出門算不上甚麼新鮮事,撒哈拉沙漠也是他們挑戰的旅遊目的地之一,所以我在摩洛哥找到一些專門為殘障人士提供私人訂製旅行的供應商。

這些私人旅行社可以為了客人提供英法雙語的司機兼嚮導,無障礙巴士和移動廁所/浴椅等附加服務,雖然服務到位,但動輒就要人民幣3000元/人的費用也讓我望而卻步。

卡羅爾和約瑟夫婦在馬拉喀什市的郊區創建的Han-Dioasis,是我能找到的,最便宜的一處特殊需求人士打造沙漠渡假村,比那些漫天要價的無障礙旅行社便宜一大半。

這座家庭旅館式的度假村只有九間房,包含卡羅爾夫婦在內的共7個全職工作人員。這裡所有的設施都是按照無障礙標準建立的,並免費提供其他醫療機械租賃和維修。除此之外,渡假村裡還配有護士和外部的醫療團隊,以應對突發狀況。

 

國際通用的無障礙標準:

  1. 在一切公共建築的入口處設置取代台階的坡道,其坡度不大於1/12;
  2. 在盲人經常出入處設置盲道,在十字路口設置有利於盲人辨識的廣播設置;
  3. 門的淨空走廊寬度要在0.8米以上,採用旋轉門的需另外設置殘疾人入口;
  4. 所有建築物走廊的淨空寬度應在1.3米以上;
  5. 公共廁所應設置帶扶手的坐式便器,廁所門應做成外開式或推拉式,以確保內部空間方便輪椅進出。
  6. 電梯的入口淨寬均應在0.8以上。

 

但在馬拉喀什,無論是公車還是計程車,輪椅都是沒有辦法進入的。所以卡羅爾幫我安排了輪椅可以上去的迷你巴士。在馬拉喀什市內,我出門主要都靠它,接送機也都靠它。

在技術與專業知識的幫助下,殘障人士可以進行一些頗具冒險性的活動,比如說Quad和Buggy車,或者坐馬車。當然還有去沙漠safari。

從馬拉喀什出發去撒哈拉坐4*4越野車(全輪驅動、高性能的車子)需要兩天的時間,這一路上需要跨越阿特拉斯山脈和廣闊的荒原,而車子所停留休息之處皆是不發達的小村落,沒有無障礙的洗手間。

卡羅爾幫我安排好了導遊和進入沙漠所需要的各種設備。導遊哈桑今年56歲,柏柏爾人,生長在阿特拉斯山裡,是4個孩子的父親,是家裡的頂梁柱。他十九歲時,第一次獨自進入沙漠,後來就開始做起導遊和Quad司機-在以旅遊為支柱產業的摩洛哥,這似乎是在順理成章不過的職業選擇了。

哈桑他人老實勤快,細膩貼心,是一個非常好的旅遊夥伴。

有了這些人力及設備,我在摩洛哥的旅行基本上就暢通無阻了。

但即使是這樣,真正進入沙漠後,真正的考驗才正要開始。

在沙漠中,洗手間和帳棚中間相隔著幾十米鬆軟的沙土,走路都很困難,更別提輪椅了-要坐著輪椅上廁所或洗澡,根本不可能。

所以,行動受限的輪椅人士要順利進入沙漠,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備衛生工具-馬桶、蓄水桶和除味劑,這樣所有的個人衛生問題都可以在自己的帳棚內解決了。

車的後備箱,卡羅爾把我需要的所有東西都打包進去了。因為我的體重比較輕,我的司機兼嚮導哈桑可以直接抱我上車,對於體型龐大的人士,他們還有一個小型吊機可以把人吊上去。

我的帳篷,就是最普通的那一種。哈桑幫我在帳篷裡支起了一個臨時馬桶,裡面放了除臭劑,用起來一點味道都沒有。第二天,哈桑還幫我倒了尿壺。

我很難忘記,在平安夜那晚,我在撒哈拉西北入口、摩洛哥與阿爾及利亞交界處的chegaga營地,和一群魁北人和柏柏爾人,圍著篝火,喝著加拿大人帶來的紅酒,敲著darbouka鼓,附和著哼唱阿拉伯長調的摩洛哥小哥。罷了,我們又對著漫天的繁星大喊了幾次:joyeux noel!(法語:聖誕快樂)

在摩洛哥,我的輪椅壞了兩次,都是約瑟幫助免費修理的;馬桶高度太低,他們又立刻給我調高;需要書桌,他們就立刻給了我一張可以調節高度的移動桌。基本上是你想要甚麼就有甚麼,夏天游泳也有專門的機械。

去撒哈拉沙漠旅行,這對我來說是一次極大的考驗。事實上,做為一位輪椅使用者,我每一次雛型搜會面臨諸多困難,但我還是時時渴望著出發。

前不久,握手要去比利時參加了歐委會中歐旅遊年的一個說明會。比利時人對旅遊的看法打動了我: “在許多比利時人看來,無論貧窮、疾病,所有人都應該有機會去旅行,所有人都有權利去享受一個假期,因為旅遊就是這樣一個所有人都可以參與的活動。”

每一個人都應該有生活的尊嚴,爾旅遊業是社會生活中的一個部份,也應該受尊嚴的。

再會上,我見到了歐洲旅遊委員會的總監,並向他表達了我的願望:希望歐洲的旅遊產品供應商在推廣他們產品的時候也可以考慮到中國的特殊需求旅客。

很多人覺得無障礙利他們太遙遠,因為 “無障礙”三個字太容易讓人聯想到殘障、缺陷、不方便等因素,甚至有了負面的含意。然而當你的父母開始老去,節省了大半輩子的他們終於下定決心出國旅行一次,你是否會擔心在浪漫的古堡裡他們要爬多少級樓梯?酒店的洗手間裡是否防滑、有淋浴?擠死人的遊覽車裡是否有他們的專門座椅。

當你孕育了新的生命,想帶著小寶貝去看看這個新奇的世界,你是否會擔心那些古老的地鐵站和飯店裡又沒有電梯?公共場所裡有沒有寬敞的洗手間給寶寶換尿片?室內展廳裡可不可以推嬰兒車?

如果你有這方面的經驗或者顧慮,如果在你的生命裡,有這麼一個依賴你的人,你把他/她的需求放在自己之上,那麼毫無疑問,你也會成為無障礙旅遊的受益者,因為 “無障礙”這三個字應有的含意是包容。

或者說旅遊應有的含意是包容:放下成見,發現不同,忍受不同,最後是接受不同。

所以,我又想出發了。

精選商品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