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註冊
bottledream

合作轉載

矽谷下一個百億美元生意,竟是想讓你心甘情願吃假肉

BottleDream • 2017-08-26 • 矽谷在想什麼

我們購買了一份 Beyond Meat 的人造牛肉試吃 | 人造肉公司 Beyond Meat 拿到來自比爾·蓋茨、Google 創始人謝爾蓋·布林等提供的超過 4000 萬美元的融資。並於今年 5 月開設了 1300 家門店,將人造牛肉做的漢堡肉和真的牛肉漢堡肉放在同一個貨架上銷售。

「女士,提醒一下,這不是真的牛肉。」

今年夏天,在三藩市 Safeway 超市結帳的時候,收銀員 Sue 指著我手裡的一盒碎牛肉漢堡肉說,「這素牛肉漢堡肉長得跟真的牛肉一樣,偶爾會有人搞混。」

我沒有搞混,就是沖著這「假肉」來的。

從 2015 年開始,矽谷開始盯上了食品產業,幾年之間,人造蜂蜜、植物牛奶,人造蛋黃醬、人造蝦,人造植物肉等「改造食物」成了矽谷投資者追逐的未來概念。而這當中,人造肉初創公司,如 Impossible Foods、Hampton Creek、Beyond Meat、Memphis Meat 成了這一波熱潮裡拿到最多錢的玩家。

我在超市買到「假牛肉」來自 Beyond Meat,一家洛杉磯的科技初創公司。他們用豌豆蛋白、椰子油、酵母味素、竹纖維素蒸煮壓制,做出牛肉的纖維口感,再加上紅色的甜菜上色,讓「假肉」看起來聞起來都像是真的肉。

通過制作假牛肉和雞肉條,Beyond Meat 拿到比爾·蓋茨、Google 創始人謝爾蓋·布林,還有全球最大的肉類生產商泰森食品等公司超過 4000 萬美元的融資。今年 5 月,他們和美國最大的羅格超市、Safeway 合作鋪了 1300 家美國門店,把人造牛肉漢堡肉和真的牛肉漢堡肉放在同一個貨架上銷售。

伊森·布朗(Ethan Brown)是 Beyond Meat 的創始人和 CEO,他說自己的最終目標是,讓農民不使用大規模種植玉米和小麥,投喂給動物的養殖方式,既消耗糧食資源也消耗土地和淡水。他說,人類未來不需要屠宰動物,也能享受到肉食的口感。

通過科技改變人類未來的肉食方式能不能成功很難說,但在那之前,Beyond Meat 等人造肉公司眼前要面對的是這一個問題:人造肉吃起來像肉嗎,而且,真的好吃嗎?

1

從 Safeway 回到家,我把它拆了包裝。這包裝和美國超市凍牛肉貨架的類似,一個寫著紙封套著封了塑膠膜和黑色塑膠盒,只不過紙封的正面寫著「植物製造」,背面印著數十種很不熟悉的原料:麥芽糊精、竹子纖維……明明是假肉,還模仿真肉加入了「飽和脂肪」。

 

拆開包裝的瞬間,差點被這兩塊肉餅的外觀迷惑到——肉餅特有的深淺紋路,一絲血色,它都有。

不過一把鼻子湊上去就出戲了:聞不到生肉的腥氣,反而有點像罐頭午餐肉的氣味,或者說,貓糧味?

接下來用了最簡單的牛肉漢堡肉烹飪方法,煎制。放入平底鍋加了點橄欖油,肉餅下鍋,滋滋滋的聲音聽起來很真實,一兩分鐘後,肉類煎熟的香味開始散發,用鍋鏟稍微壓一壓,還有肉汁流出,接著,還會回彈。

兩面煎了 5 分鐘就有點焦了,我撒了鹽和胡椒就裝盤了。想看看經過烹飪還像不像肉,肉餅被切開,但結果讓人失望,因為類似豆子粘合的結構依稀可見。

我把這塊肉直接端給了一起做飯的夥伴。他咬了一大口,一邊咀嚼著一邊看向天花板。

為了把人造肉放在牛肉貨架上賣,伊森·布朗花了 8 年。他自己是一個素食者,因為小時候有在農場幫忙而跟豬成為好朋友的經歷,他開始思考肉類生產工業。

但比起肉類屠宰的道德問題,布朗更擔心環境影響。「目前種植玉米和小麥專門給牲畜吃的方式,消耗了美國 80% 的農作物。而如果改成從植物中直接獲取蛋白並且讓它粘黏起來,就可以跳過動物養殖從植物中生產肉類,節省了很多土地和淨水資源。」

2009 年,布朗人造肉產品穩定之後,他花了很長一段時間跑遍全美,專門給各大超市、肉類供應商的主管層試口味。雖然 Beyond Meat 的產品能夠在加州的超市買到,但一般都會放在「特殊食物區」——冷凍食品、素食者食品、無麩質食品。

伊森·布朗不想要這個結果,如果一直被看做是素食人群的「特殊食品」,他擔心產品不會走向主流大眾。

「超市管理層都對我們肉的質感表示滿意,但沒有人想把人造肉放到牛肉展示區,認為消費者可能不會感興趣。」

2015 年,事情有了轉機。

2015 年年末,湯姆·瑞奇(Tom Rich)收到了一封郵件。寄件人是來自美國中高端有機超市 Whole Foods 的副總裁,手裡管著科羅拉多州 32 家店面。郵件是群發的,詢問公司高管層是否感興趣參加伊森·布朗的「植物人造肉」試吃會。本來就吃素的瑞奇,是高管團隊裡面唯一一回應的。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市的 Whole Foods 辦公室,布朗 6 份肉餅和肉條現場煎了一下。瑞奇吃了一口。

「我知道那時刻要發生點什麼了。」瑞奇回憶道。

布朗給瑞奇送的第一批貨,2016 年 5 月開始擺在了博爾德市的 Whole Foods 貨架上——就放在了新鮮牛肉的旁邊。下午 6 點,它們賣光了。瑞奇決定在其手下的 30 多家店上架 Beyond Meat 的人造肉。這個舉動把布朗送回了制肉工廠,他擔心產能不足。「當時,我覺得布朗沒準備足夠多的貨給我們賣。」瑞奇說。

Whole Foods 超市從來沒有透露過 Beyond Meat 牛肉漢堡肉的銷量,但公司其他高管很快就瞭解到植物人造肉的受歡迎程度。不久後,管理美國東部的喬治亞州的高管也決定進貨,店面太多,他需要的肉量是湯姆·瑞奇的兩倍。

布朗獲得轉機的背後,是整個肉類生產行業和消費者觀念的變化。

2

2015 年 10 月,世界衛生組織下屬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開始把紅肉和加工肉類列為「對人類致癌可能性較高」的物質。根據 Inno Market 2016 年的調研,三分之二的德國人,還有 38% 的美國人每週吃一次沒有肉類製品的餐品。在全球,用植物蛋白、豆腐等產品製作的肉類替代食品去年銷售額達到了 40 億美元,相比 2010 年增長了 42%。

與此同時,大規模集約式的畜牧業養殖方式帶來的環境問題,也開始得到公眾關注。畜牧業產生的肉類消耗的自然資源很多——大量土地、糧食作物還有淨水,養牛業產生的甲烷氣體已經占了全球甲烷排放的 51%,「它們正在嚴重影響地球部門生態系統的健康和安全。」人造肉公司 Impossible Foods 的創始人,派翠克·布萊恩(Patrick Brown)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

人造肉公司 Impossible Foods 是伊森·布朗的競爭對手。他們也做植物製造的碎牛肉漢堡肉,不過原料有點不一樣,用了小麥蛋白、土豆蛋白,還有從植物中提取的亞鐵血紅素。

 

2016 年,就在伊森·布朗忙著增加產能的時候,Impossible Foods 已經拿下了比爾·蓋茨、Facebook 創始人達斯廷·莫斯科維茨等 17 家機構的 2.57 億美元,開始把植物肉鋪到餐廳,第一家就是紐約網紅餐廳 Momofuku Nishi。

最近兩年,像 Beyond Meat、Imopossible Foods 這樣試圖用技術手段去除畜牧業影響的公司,開始走入公眾視野,這跟他們拿到大量矽谷的融資,開始鋪設產品和媒體管道有關。

用植物做皮革的 Modern Meadow 拿到了 4000 萬美元融資,在實驗室用細胞「培養肉」的 Memphis Meat 創業一年就發佈了肉丸子視頻,並且拿下了 1700 萬的投資,人造蛋公司 Hampton Creek 又拿到了 1 億美元,來自香港富商李嘉誠。

 

大公司也加入了戰局。從 2016 年開始,加拿大的最大肉類生產商「楓葉食品」還有德國最大香腸製造商 Rügenwalder Mühle 都開始推進豆類蛋白的「人造肉」產品。

「這個領域現在很熱門,」亞當·喬甘(Adam Grogan)楓葉食品的市場副總裁表示,「我們覺得這跟雞肉、豬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我們把自己看成是一個『蛋白質』為先的公司。」

3

錢、環保意識……一切看起來都很不錯。但如果這場「人造肉」運動要成功,前提是讓那些吃肉的人們都願意放棄真正的肉食產品,轉投植物製品才行。

「人們吃肉時是不管這些肉是怎樣生產出來的。沒有人會因為對環境有危害、或者說讓生態不可持續發展而吃肉,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是根據價格、口味和方便程度來購買食物,這是最重要因素。

植物奶飲料在美國餐飲市場中占了 9% 的市場份額,他們也不用到處宣傳傳統牛奶獲取方式有多麼糟糕,或者他們有多不可持續,他們直接就在和動物乳製品競爭,也是因為上述的提到的影響原因,所以會讓消費者轉向。」細胞制肉公司 Memphis Meat 的創始人烏瑪·瓦萊蒂(Uma Valeti)說。有了更方便的管道、更充足的行銷預算,人造肉的口味呢?

在我的廚房裡,煎好的 Beyond Meat 香氣讓人迫不及待咬一口。大概享受了 2 秒鐘肉食的錯覺後,我從咀嚼中很快清醒過來:豌豆蛋白的肉,嚼著沒有真實肉類的韌性,但這已經高於我的期待了,畢竟我剛看出來了豆子的痕跡,結果肉質不像豆製品那麼鬆軟,還很緊實。

所以結論是,儘管外觀和香氣都模仿得很像,「假牛肉」不難吃,但用植物模仿肉,目前還很難騙得過人的味覺。

 

不只是 Beyond Meat 做得不夠真實好吃。另外一家植物肉公司 Impossible Foods 去年請了記者和網紅試吃它們的「不可思議漢堡」,而曾經吃了 1.4 萬個漢堡、寫了《美國漢堡》一書的漢堡達人喬治·莫茨(George Motz)吃完之後評論到:

「我有被震撼到嗎?大寫的有……但好吃嗎?我只能說,我現在要出去吃一個真的牛肉漢堡來把我嘴裡的味道去掉。」

價格也是一個問題。無論是 Beyond Meat 還是 Impossible Foods 的人造肉餅,價格都在 12-16 美元一磅,比在美國吃一頓正常晚餐的價格還要稍貴,而他們的對手——美國牛肉碎價格是 8.95 美元一磅,而且因為大規模養殖肉牛,成本還在進一步下跌。

「重點在於我們要把價格降下來,或者至少跟動物製品價格一樣。但實際上我們已經花了比動物製品少 95% 的土地和水資源來生產食物,這對於我們來說已經是低成本了。」烏瑪·瓦萊蒂說,事實上 Memphis Meat 的細胞養殖肉,成本在最近 4 年中已經下降了 99%,但依然高達 6000 美元一磅,還不能成為量產產品。

而本來可能最容易支持人造肉的環保主義者,在 8 月初卻開始發出反對聲音。

「Impossible Foods 在通過美國食品藥品監督局的監測之前,應該將全部漢堡從市場上撤下來,並且向公眾道歉,因為食物有安全風險。」7 月底,美國食品藥品監督局(FDA)公佈了一份文件,稱 Impossible Foods 裡面的用來給人造肉上色的亞鐵血紅素,可能是潛在的過敏原。

儘管 Impossible Foods 官方稱,自己的人造肉經過實驗室測試,每個入口的原料都是安全的。而李嘉誠投資的人造蛋 Hampton Creek,情況則更加糟糕,員工質疑公司還沒有實現大規模量產人造蛋黃醬的技術,但為了滿足生產需求,沒有按照印刷在產品外包裝的原料表來操作。

上述的潛在安全問題,理論上還能通過加強監管解決。但在歷史上,我們人類創造的食物,在提升效率的過程中,也曾出現過嚴重的問題。

十九世紀末,工業大量的白麵包成為一時的風靡。它解決了英國底層群眾的饑餓問題,又白又軟還好吃,不容易過期。

但白麵包也因為把穀物的外殼去掉,帶走了維生素 B1、D,引發了維生素缺陷症:貧血、佝僂病氾濫,不少兒童成長過程中,因為骨骼彎曲變形。1902年,英國軍方被迫將應徵新兵的身高標準降低了 15 釐米,40% 的青年因健康狀況不佳以及牙齒不好被淘汰。

「制肉工業應該要更加透明,我們也不能繼續像以前一樣養殖和吃動物了……」美國營養學家,寫了《烹》、《保衛食物》等多本書的邁克·波倫(Michael Pollan)提醒到,人們也應該對技術改進食物更加謹慎,不能再重蹈白麵包的覆轍,「這是多麼『卓越的』文明成就:開發一種新的飲食方式,然後人們生病了。」

再送你關於食物、健康和食品工業的9部紀錄片

看完你能瞭解到這些問題:

變成胖子,真的是應該怪自己沒有自控力嗎?

為什麼說吃肉怎麼可能有環境問題?

……

1. BBC 地平線系列:肉食者的困境 / Horizon: Should I Eat Meat?  

每天吃多少肉才會對身體好?吃肉還有什麼對環境的連鎖影響?

2. BBC 地平線系列:節食與長壽 / Horizon: Eat, Fast and Live Longer

主持人邁克爾·莫斯利試了一下斷食和調整飲食結構,這對他的身體產生了什麼影響?

3. BBC 地平線系列:肥胖的真相 / The Truth about Fat

我們為什麼會偏愛高油高糖的食品?基因和荷爾蒙都對我們做了什麼?

4. 致肥元兇 / The Men Who Made Us Fat

一連三集的紀錄片,探究一下那在自製力之外,食品公司的產品設計、行銷怎樣讓人們胖起來的?

5. 烹 / Cooked

攝影非常精美的 Netflix 紀錄片,一連四集,營養學家邁克·波倫 從火、水、空氣、土壤四個角度講述烹飪和人類文化的故事。

6. 捍衛食物 / In Defense of Food

同樣是邁克·波倫的紀錄片,觀點主要來自他的同名書。在紀錄片裡他會講述自己健康飲食的 規則:不要吃你奶奶的奶奶沒有吃過的東西,吃真正的食物(不是預包裝食品),別吃太多,大部分是植物 。

7. 奶牛陰謀:永遠不能說的秘密 / Cowspiracy: The Sustainability Secret

你平常吃的牛肉,喝的牛奶,都是怎麼來的?有想過畜牧業產生的溫室氣體可能是目前地球變暖的原因之一嗎?如果要更環保,除了換一個節能燈泡和少用塑膠產品,你還能做什麼?PS,這是一部主觀色彩很濃的紀錄片,但依然值得看。

8. 食物公司 / Food Inc:

牛和雞是怎樣養殖的?為了達到最大的利潤,肉類生產公司用了什麼樣的方法?

9. 大企業 / The Corporation :

上面的所有問題,最後其實都是這個問題:商業的邊界在什麼地方,企業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只對利潤負責而不是公眾利益?不論是否同意片中的觀點,不經思考地接受企業逐利,不去質疑它,可能我們的利益也會受損。

 

精選商品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