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註冊
bottledream

合作轉載

食物安全 淨土合作社

在台灣,由於前陣子食安問題持續引爆,大家也同樣對於食品認證的不信任,而此時若有具公信力的人,帶頭選擇有品質、在地小農商品讓大家選購,那既能安心又能支持自己本土農業,一兼二顧,摸蛤仔兼洗褲!

BottleDream/文:或或    犢南創創:改寫編輯

城裡的人面臨著層出不窮的食物安全問題,永遠就是恐慌,這個恐慌背後永遠就是人與人的不相信,你就算拿著一個真的有機的蔬菜水果給他,他也不相信。人與人之間,現在就是這種很悲哀的關係,人在追逐經濟發展的路上過分狂妄和自大,人與自然的關係也是缺失的。

這段樸實又直戳我疑慮的發言,來自薛遇芳——原本愛去米其林餐廳的北京「吃貨」,變成了長達 5 年的中國農場考察者,還想用實際行動,改變中國城鄉發展割裂的狀態。

這一切人生軌跡的改變,來自一次逛菜市場

「我和大家一開始都是一樣的,都是想找到好吃的,更好吃的,更香的。」薛遇芳说。五年前,她聽說北京有機農夫市集的菜不錯,就決定去看看。那時候,這市集像是打遊擊隊,辦一次換一個地方。但買菜還能見到種菜的農夫,聽說還是沒打農藥的「有機蔬菜」,薛遇芳的第一反應是,好玩但也很懷疑。

她也曾經持續在超市買過均價 20 塊錢一斤的「有機蔬菜」,包裝上只是簡單地貼上帶有有機認證和農場名字的標籤,她表示,每次買回來後仍會把蔬菜在水裡起碼泡上半個小時。「誰知道有沒有噴藥呢?」她說,那時候只敢信「貴的就是好的」。

我們每天吃的蔬果,化肥農藥已經是常態。原農業部副部長路明之前曾透露一個資料,我們用全世界 7 的耕地養活了 22%的人口, 但實際上我們用了世界上35的化肥才能做到的,中國已經成為世界化肥消費量最大的國家。

所以當市集裡農夫說菜品沒有打農藥化肥,薛遇芳的質疑就來了。「沒噴藥,那蟲子怎麼辦?」沒想到農夫給她仔細解釋了一通怎麼種菜,什麼「自然農法」、「有機肥」……各種詞彙讓他聽得頭昏腦脹。「你不相信,就到我們農場去看看。」農夫說。結果這一去,一發不可收拾。

在北京周邊,她見到了不少讓她稍微寬心的有機農夫——沒有在田地裡施化肥,也沒有用什麼除草劑,她看到了有機肥是怎麼做出來的,看到被蟲吃出小洞的菜葉,也看到生活簡樸卻很笑得很開心的面孔。稍微有點放心的她,買了一些蔬菜回家,簡單用水燙了燙,她覺得菜很甜,有菜味兒,而且價格比超市裡賣的有機蔬菜還便宜。

只是,很多農場裡的菜都賣不掉,因為找不到消費者。

這也是中國有機食品現在的狀況。在國內,因為長年累月的食品安全問題引發了嚴重的信任危機,「安全」也成了消費者購買食品和就餐的首要標籤。「目前消費者對有機不信任,信任危機是一個方面,也是對有機生產過程的不瞭解造成的。」正谷有機農業副總裁張友廷告訴 BottleDream,這個有機農業的電商平臺,去年已經有一個多億的銷售額。

除了信任問題之外,在國內,綠色、天然、無添加,甚至是「進口」,都是正在跟「有機」競爭的安全標籤。跟這些標籤比起來,價格不低的「有機」食品,並不是裡面最具有優勢的,而這些標籤之間的異同,也讓消費者難以辨別。

如果去問消費者「有機」的含義,很可能只會讓人模糊地聯想到「價格貴」。因為在農戶那訂菜,薛遇芳建立了聯繫,看到賣不出去的菜也覺得難過。「我想幫助農場,小範圍的介紹朋友在家裡吃,他們也覺得菜實在是不錯,也跟著我買。」她說。

2015年,她把給身邊人團購有機農產品的「淨土合作社」辦了起來,讓大家每個月給錢,薛遇芳來幫忙從全國的二十多個有機農場裡預定蔬菜水果。

而光是蔬菜怎麼足夠,要辦合作社,還需要品質好的有機的水果,有機醬油,大米……北京周邊的有機農場沒有的,薛遇芳就想到要去南方找。而本來只是去一趟農場買有機食品,居然演變成了長達 5 年,從北到南的全國有機農場的之旅。

在國內,有機農業種植還是小眾又小眾的東西。從源頭來講,有機的農業耕地,只占全國耕地面積的不到 1%由於土壤長期被化肥供養,沒有化肥之後土地就很貧瘠,需要重新供養。但農夫不願意把土地丟空,或者接受好幾年都減產的情況。

薛遇芳也遇到過類似狀況,在寧夏中甯的枸杞田,有個農戶用有機方式種植枸杞的,但他的收成和收入都不好,不能保證產品品質,結果他在村民面前抬不起頭,老婆也不理解他,甚至提出分手。在國內的小型農戶中,有機農業技術和人員不到位,也缺乏市場規模的例子比比皆是。

薛遇芳幫這些小農介紹銷售管道,「淨土合作社」的團購也是這麼做起來的。不過這生意目前規模還小,600 多位元社員,每月會組織一次團購,每月營收也只有在 6 萬元左右,還很容易受到大電商平臺的衝擊——大公司更傾向於採購更大農場的有機產品,甚至自己建農場,而不是像薛遇芳一樣找小農戶,因為更加方便和標準化。

雖然不太好做,更大的商業公司會看准了這片市場,薛遇芳還是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很有價值的,除了讓周邊的人吃上了健康的食品,也能説明偏遠地區的小農戶找到自身的價值。

因為 5 年來,她已經看到越來越多消費者的行為在改變,身邊開幼稚園和餐廳的朋友也開始讓她推薦可靠的有機食材來源。

「過去很多人說到有機,就說這是假的,都是騙人的,後來,有人說有機的貴,都是有錢人吃的。這一兩年,買有機的人多了起來,人的心態變化了,而且速度很快。」薛遇芳說。

本文獲BottleDream授權轉載,原文標題:打不打王者荣耀,你都吃了很多农药,了解更多社會創新請上BottleDream

精選商品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