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註冊
bottledream

合作轉載

一個大男人,為什麼要關心女生的乳房?

總是聽說乳癌佔女性死亡很高的比例,政府也同時注意到此議題,積極推動45∼69歲婦女或是40歲以上有家族病史的女性,都可以拿健保卡免費接受2年1次的乳癌攝影篩檢服務,但檢測人數卻不高,多半羞於做此檢測。而又該如何解決可能不能只靠政府補助的力量,從根本改善社會的觀感,給予新的形象或許是個解方!

 

BottleDream/文:范范 麒麟   犢南創創:改寫編輯

 

                              (午後奶察活動現場。來源:BottleDream)

 

一大片少女心爆棚的粉紅色,居然跟一個大男人有脫不了的關係??

 

來自台灣的5% Design Action 社會設計平臺的創始人楊振甫受邀到浪而不廢生活節分享他推動的午後的奶察計畫

                                       (演講現場。來源:BottleDream)

 

午後的奶察是甚麼?楊振甫表示,其實就是乳房篩檢,他表示,在我們的社會裡,大家都不敢大大方方地去談論乳房。而關於乳房,大家都不太瞭解的是,在臺灣,每年大概有一萬位以上的女性罹患乳腺癌。每年大概有超過兩千名女性死於這個病症,相當於每天31位女性朋友診斷有這樣的疾病。更嚴重的一點是,從資料上來看,東方社會裡女性罹患乳腺癌的平均年齡,比西方社會的女性還要小更多,可以想像的是,這會給個人和家庭都帶來多大的影響。

楊振甫說,其實在十幾年前,政府就一直很努力地推動早期癌症的篩檢服務,就是症狀出現或癌前病變之前做的檢查。早期癌症篩查其實是很好的服務,而且還是免費的。然而,過去一線的醫療人員和護士都只是很傳統地挨家挨戶去推廣,去說服那些在高危險群的女性接受檢查,效果很不好。

這跟東方社會中一直存在的迷思有關:就是如果你沒有事,最好不要進醫院,更不要做檢查,覺得這是「晦氣」的事情。而在這樣的迷思下,很難真正推動像早期癌症篩檢這樣的服務,即便第一線的醫療夥伴或者機構還會用「做檢查送日用品」的方法鼓勵民眾,但很多事實上是高危人群的女性,都很避諱做檢查。

楊振甫也提到,自己的老婆就是一位推廣乳房篩檢的護士,她每天到社區裡面挨家挨戶做推廣、動員大家去篩檢,當時她其實已經懷孕七八個月,為了推廣乳房篩檢,在大熱天累倒了,送到醫院,差點流產。

楊振甫記憶猶新的說,我記得當天晚上我在病床旁邊,一直在反思:作為設計師,我們可以做很多的產品,做服務的創新跟設計;但為什麼還沒有一個方法,能讓設計師們來説明第一線的公共服務做得更好?就比如說我們今天講的癌症早期的篩檢服務,為什麼不能用設計的方式優化改進,讓更多民眾接受這個服務?

所以當天晚上他在他自己的部落格上發了一個號召,讓有興趣的設計師加入,貢獻設計,貢獻創意,在這個篩檢活動上做創新跟優化。很幸運的是,在兩三天裡,就有大約七八十位設計師回應,可以一起做這件事情。

於是,楊振甫的計劃就真的這樣開始了。

 

他說,大家可能會覺得很奇怪的是,為什麼一群設計師真的能做出改變?當時我們也不明白為什麼。我們後來發現,作為設計師的我們,可以説明專案進行視覺化,所以可以把很多無形的服務流程、無形體驗,透過視覺化的盤點,從人們怎樣收到通知、怎麼樣說服他來到篩檢的現場,到跟醫療人員的互動上面,跟一線的醫療機構一起構思,怎樣讓這個服務更好。

過程中,他們發現很多有趣的問題點,比如說去接受乳癌篩查的時候,可能要填13張表格,名字輸寫超過10次。又比如說,乳腺癌的篩檢,其實是非常私密的檢查互動,但是我們看到第一線的篩檢的空間裡,甚至在隱私保護上不能給人很好的感覺。

還有一個現象是,對於40-50歲的、仍在繼續上班的女性來說,她們很難被說服去做乳腺癌篩查。她們工作忙,很有可能位於管理層,要負責很多工作,下班了還要照顧家庭、照顧孩子,這群女性是最容易忽略自己身體健康的人群。

所以他們一開始想的是,有沒有可能針對這群女性去改造現有的篩查車,做一個「午後的奶察」,優化整體的服務體驗和流程。

他們和企業界合作,把篩查篩檢的工作,跟企業下午的員工日結合在一起,大家在這時休息一下,而其中一個部分,我們邀請她做這樣的篩檢項目。他說:希望大家不要聽到癌症的篩查就覺得壓力大,而是像我們邀請您參加一場非常吸引人的下午茶一樣。

                                     (午後的下午茶。來源:BottleDream)

打造「午後的奶察」這個概念,是因為楊振甫希望能夠用更軟性的方式來讓女性知道和接受,做了篩查實際上會對你的健康好,對你的家庭也是好的。是想把體驗帶給更多的女性朋友,優化篩查的環境,讓來檢查的女性朋友放心。

篩查完畢後,午後的奶察團隊還甚至鼓勵來的女性朋友們寫一個卡片,給她今天可能沒有辦法來篩查的同部門的女性朋友,或者是寄給家裡的女性家人,將它從非常冷冰冰的醫院或者第一線醫療機構的篩查通知單,變成你朋友對你的關懷和愛,這樣以來,篩檢率大幅上升,滿意度也大幅上升。

                         (現場寫卡片給未來的朋友鼓勵。來源:BottleDream)

楊振甫表示,做了這個專案之後,有不少在報導癌症這個議題的專業媒體,開始邀請他們從設計師的角度來給予建議。而過去在這樣的議題裡,通常只是腫瘤科的醫生或者其他權威專家在發聲的。記得在那以後,在很多探討癌症策略的高層會議中,午後的奶察開始變成設計師的代表,跟第一線的醫生、公共衛生的護士們,一起討論怎麼做得更好。

而他們不僅把「午後的奶察」在不同程度推到第一線,也把設計優化的過程寫成很棒的文章,幫助第一線的醫療夥伴做出下一步優化的工具;甚至在這個項目結束之後,更多的夥伴加入我們,探討怎樣將經驗拓展到其他癌症篩檢之中。楊振甫表示,很高興能把他們的所學跟看見用到實踐裡,能夠融入公共衛生服務、醫生護士等的教育現場。在護士的教育手冊和必修課程裡,也有了像設計師一樣思考優化體驗的內容。這不是單點、單次性的活動,而是將這股力量傳遞給第一線的醫療夥伴。

所以從他離開他太太的病床的那天晚上起的 80 位的設計師開始,到現在已經有超過 7000 設計師等專業人士加入他們這個平臺。楊振甫說,今天大家還可能覺得「社會創新」離你很遠,或者對你來講,不知道能做些什麼呢。但是大家也可以這樣想,我自己做這個項目,其實也不過從關心我的枕邊的愛人,我的老婆開始,是出於這樣的關懷身邊人的心態。

其實,楊振甫老婆本身是一名不孕症的患者,他們好不容易懷了孩子,老婆因為工作而病倒,這對於一個先生,或者成為一個設計師而言,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挑戰跟一個打擊。他們並沒有屈服在這樣的壓力之下,而且他們很勇敢面對它,所以他能很高興跟大家分享,他們現在有三個非常可愛的小寶貝。

                            (楊振甫、老婆及三個小孩。來源:BottleDream)

最後楊振甫表示,大家今天會聚集在一起,是因為相信一件事情——我們每個人都能夠透過我們自己小小的行動,帶領社會更好更正向的改變!

本文獲BottleDream授權轉載,原文標題:我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关心女生的乳房?,了解更多社會創新請上BottleDream

精選商品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