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註冊
bottledream

合作轉載

談談生死吧——死亡咖啡館

在去年12月時我參加了生命禮儀產業競賽,從此產業角度出發,重新思考「生死」,擺脫原先視為忌諱的話題。而對於談論生死的忌諱是由於日常根深蒂固的習慣,如何打破,正有賴於一波一波觀念的逐漸養成,轉向正向積極的態度,來反思生命的價值。

BottleDream/文:高级酷   犢南創創:改寫編輯

來看看這個聚會點子怎樣:

週末下午,在咖啡館曬著太陽吃著甜點,靠在鬆軟的座墊上,伴著輕鬆的音樂,和一群素未謀面的人聊聊死亡。

你沒看錯,是死亡

這個活動叫做「死亡咖啡館(Death Cafe)」。第一次聽說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是「這會很尷尬」。跟家人朋友聊死亡都已經難以啟齒了,怎樣在公開場合,跟陌生人,像聊美食、旅行一樣輕鬆地談論死亡?

出於好奇,我參加了幾次北京場的活動。

 

                            (北京,死亡咖啡店現場內部照片。來源:BottleDream)

 

周日下午,我走進了北京一家胡同咖啡館。還有跟我一起的不到十個人,在咖啡館圍著桌子坐在一起。在談話開始前,大家都點好了咖啡和起司蛋糕。

主持人叫「可心」,她簡單介紹了這個「死亡茶社」的活動規則:不能錄音,拍照和傳播會經過同意;這個活動不會產出什麼結論,每一期也沒有特定的什麼主題;也沒有一個「主講」的角色,每個人都會發言,一個人發言的時候,其他人傾聽。

但這活動出乎意料之外的有趣:

有個學生模樣、20 出頭的年輕人分享了自己的墓誌銘

一個工作族,喝了口咖啡,接著這個話題說。他來這裡的目的,他想探索生活的可能性,在現有的工作中找不到意義,他索性辭了職,在想死亡話題會不會給他新的靈感;

一位年長女士,直接說了生病接近死亡的經歷。她說,幾年過去了,她又忘記了原來對死亡的恐懼,覺得日子虛度,於是來活動裡提醒自己……我有點驚訝她的坦誠。

                                 (北京,死亡咖啡店。來源:BottleDream)

 

輪到我時,我講了剛看完的 BBC 的紀錄片《永生者》。現在科技界正研究如何複製大腦,如果他們成功了,我們就不會真正「死亡」,世界會變成什麼樣?

好幾個人覺得這個話題有趣,於是我們又順著這個話題,聊了聊「如果世界沒有死亡會怎樣」。

每個人發言之後,可心回應起來總是很溫柔,沒有評發言者什麼對錯與否,也沒人急著打斷或者教育對方。而下一個發言者,更多是用「你說的某個點,讓我想起了……」把話題接下去的

/稀疏平常地聊死亡/

「也許聽起來陰森森的,很負能量?這其實是個特別正能量的活動,每次辦完這個活動,星期一精神都會挺高漲的,有充滿電的感覺。我遇到了很多認真生活的人,自己也不會陷在原來的邏輯裡,只想養家糊口之類的事情。」可心說。

她和朋友「墨讓」從 2016 年 8 月開始,接過了北京活動組織的責任。在那之前,德國生活多年的華人子逸,在北京美術館後街的咖啡館持續辦了 2 年的活動,她還融入當地習慣用語的把「死亡咖啡館」的中文名叫成「死亡茶社」。

她們正在使用的談話會邏輯和規則,是英國人約翰·安德伍德(Jon Underwood創立的。

       (死亡咖啡館談話邏輯及規則創立者——約翰·安德伍德。來源:BottleDream)

 

2011 年,安德伍德的爸爸地鐵報紙上看到一個好玩的消息:日內瓦大學教授伯納德·克雷塔茲(Bernard Crettaz)在巴黎辦了一場「死亡咖啡館」活動,讓人們一邊吃蛋糕一邊聊死亡。

                    (日內瓦大學——伯納德·克雷塔茲教授。來源:BottleDream

 

「我一看這個點子就覺得太棒了!我很確定,這就是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安德伍德說:

「這活動很民主、開放、還很有革命性。我們沒什麼主題,沒有客座演講嘉賓,沒有大會流程,沒有場地的限制,我們只是讓人們談論關於死亡、衰老的感受。我想,這種開放性正是吸引人的地方。」

他不是什麼創業者,而是在英國政府當地區發展總監。本來薪水不錯,生活穩定,家裡有兩個小朋友。人有點小害羞,在鏡頭前說起話來不太自在,雙臂總是忍不住前後擺動。

2011 年 9 月 25 日,在徵得克雷塔茲的同意後,約翰·安德伍德在英國倫敦的第一場死亡咖啡館活動,但因為活動名字聽起來陰沉奇怪,他找不到公益支援的場地,地點選在自己家的客廳。

                              (倫敦的死亡咖啡活動現場。來源:BottleDream)

 

後來,他決定把穩定的全職工作給辭了,註冊網站,成立了一個非盈利組織「死亡咖啡館」,通過加盟活動的方式,鼓勵人們在世界各地的公開場合,輕鬆地談論死亡。

/甜點是很重要的/

不論地點和主辦方是誰,只有這一些規則是不變的:

不盈利;

有一個尊重、保密的空間;

不引導人們引向結論,產品或者行動;

要有讓人神清氣爽的飲品,有營養的食物,還有蛋糕!

「蛋糕很重要,蛋糕讓你聯想到婚禮或者聚會輕鬆愉快的場合。但當你在聊死亡的時候,好像講完死亡會離你更近更恐怖了,而吃甜食可以抵消這種感覺。」他在死亡咖啡館兩周年分享會上說。

安德伍德說,這是規矩,是在克雷塔茲教授的規則的基礎上商定的:「要誠實地對話,不要試圖教育別人。」

他們也被稱為「死亡積極性」的宣導者。

                                (京都死亡咖啡活動。來源:BottleDream)

 

在 2012 年之後,宣導「死亡積極性」的組織變得更多,他們在網路和線下鼓勵公眾談論死亡、時間的有限性等根本問題,不一定有什麼具體的結論,但可以釋放內心「死亡」話題帶來的壓力。

至今,死亡咖啡館已經在全球 50 個國家辦了 4500 場,還登上 BBC、紐約時報等主流媒體機構,它還被看作是「改變死亡作為禁忌話題的觀念」的新生活方式的運動。

/鋪滿陽光的公開墓地/

在我參加的活動裡,聊了 2 個小時,大家還有意猶未盡的感覺。

可心說,這樣的情況挺常見,好幾次活動結束後,一群才認識的人們還去聚餐,繼續把話題聊個夠。

平日裡難以啟齒,但偶爾會想的死亡話題,而蛋糕咖啡和開放的對話中,神秘感和禁忌感似乎漸漸消失了。

                  (愛爾蘭在貓咪咖啡館舉辦死亡咖啡活動。來源:BottleDream)

 

「現代人都過得挺孤獨的,不是每個人都能找到能夠聊很深話題的人。」她說。

「我喜歡把死亡茶社比喻成一片鋪滿陽光的墓地,有著樹蔭和鳥叫聲,是敞開的,有邀請性的。而你只是過客,你只需要靜下來,給自己和他人一點時間思考和探討一些關於死亡的種種。但最後,你還是要回到你自己的生活裡。所以,更深層的探索,需要在另一個(更專業的)環境裡或由你獨自去完成。」子逸在她的公眾號死亡茶社裡寫道。

死亡不是禁忌話題

你也可以公開地談論它

然後,好好生活

本文獲BottleDream授權轉載,原文標題:跟陌生人边吃蛋糕边聊死亡,你敢吗?,了解更多社會創新請上BottleDream

精選商品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