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註冊
bottledream

合作轉載

除了火箭升空外,Elon Musk還有更大的野心

Elon Musk是個瘋狂的人無庸置疑,而不同的是,大多人的瘋狂僅停留於思想,但他是真正去執行大家都認為不可能的事。

這個瘋狂的行為都來自於他對於能讓地球更好的堅持,有個人這麼的努力著,那這些行為又有何不可呢?

BottleDream/文:瓶子君   犢南創創:改寫編輯

                                    (火箭升空照。來源:BottleDream)

SpaceX 於2月6日下午在佛羅里達州的甘迺迪太空中心,

將最大型的重型獵鷹火箭搭載一輛紅色特斯拉超級跑車和假人宇航員,

往返於地球和火星之間,發射成功。

                           (重型獵鷹火箭發射途中剪影。來源:BottleDream)

                                    (假人升空照。來源:BottleDream)

目前,兩側的助推火箭已經返回佛羅里達海岸,在兩塊預定的著陸區同步垂直著陸。

實際上,這兩個側助推器都是此前被成功發射並回收的「二手」火箭。

                           (兩側火箭同時垂直著陸照。來源:BottleDream)

「不管需求是什麼,我們都能滿足。」按照 Elon Musk 的說法,SpaceX 現有的產能可以讓獵鷹重型每 3 到 6個月之內完成一次發射,同時極大節約成本。

距離人類登上火星的夢想,似乎又更近了一步。

而 SpaceX,只是 Elon Musk 改變地球的瘋狂計劃其中一環。

/除了特斯拉、火箭,

這些年 Elon Musk 還在搗騰什麼?/

火箭、移民火星、清潔能源系統、超級高鐵、AI 聯盟、腦機介面……在每一個大科技和未來的議題,Elon Musk 都在涉足,

還差點因為多個項目同時不順,自掏腰包而幾近破產。

上市公司的核心目標是維持股東利益,Elon Musk 創辦的特斯拉等公司也不例外。

但比起維護有錢人的錢,Elon Musk 好像對於人類的未來生存的命題更感興趣。

加速世界向可持續轉變的

新型能源系統

對於特斯拉的電動汽車,許多人並不陌生;但很少人關注到,它在打造完整的可持續能源生態系統上的野心。

                                  (可持續能源系統。來源:BottleDream)

在特斯拉官網上,你能看到圍繞清潔能源的一條龍產品:Solar Roof(太陽能屋頂)、Solar Panels(太陽能電池板)、Powerwall(家用電池)和Powerpack(商用電池),

將能源的採集、發電、存儲和使用全過程「無縫銜接」地集合起來,目標是給家庭、公司、公共事業等提供清潔可靠,並且價格低廉的能源。

                           (美屬薩摩亞的微電網系統。來源:BottleDream)

南太平洋上的一個小島美屬薩摩亞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以前這個小島用柴油機發電,每年燃燒 109500 加侖燃料。

而現在,5328個太陽能電池板和60個 Powerpack 建立起小島的微電網系統。

根據特斯拉的說法,即使是 3 天都沒有日照,這個系統仍能保證島上的電力供應。

目前,這套方案已經在 18 個國家嘗試落地。

像發射子彈一樣的超級高鐵

在 Elon Musk 的構想中,除了更清潔,未來的交通方式還可以通過更快的速度節省能源。

這個被稱為「子彈」快車的 Hyperloop,想讓你坐著它的車,通過真空管道運輸技術,以接近聲速的速度通過管道彈射出去!

                    (Hyperloop 第一代旅行艙的概念圖。來源:BottleDream)

這樣的超級高鐵一旦成功建成,你花在旅途上的時間將大大縮短。

比如從上海到烏魯木齊,原本火車需要40小時的車程,將降至5個小時。

他們還開發了一個 app,除了規劃更快、更便宜的路線,還會為你推薦最環保的路線。

                             (推薦最環保路線的app。來源:BottleDream)

官方消息說,超級高鐵我們一時半會兒還坐不上,但這款 app 應該會在今年上線。

擔憂人工智能被大公司壟斷

而成立的 OpenAI 聯盟

跟大部分強烈誇讚 AI (人工智能)的網路公司不同,Elon Musk 反倒顯得焦慮重重,他甚至放話說,AI 可能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他成立了 OpenAI 聯盟,呼籲建立一個安全友善的人工智能環境,盡可能避免大公司對人工智能的壟斷,讓人工智能真正得到普及,讓更多人受益。

                                     (OpenAI。來源:BottleDream)

開源技術是 OpenAI 的其中一個做法。前不久,OpenAI 在 GitHub 上開源了最新工具包,能夠通過設置梯度檢查點(gradient-checkpointing)來節省內存資源,對神經網絡的深度學習有極大幫助。

                               (梯度檢查點。來源:BottleDream)

到現在,OpenAI 有60位全職研究員和工程師。它的招聘廣告是這樣寫的:

「我們認為,那些保有對人類有益的 AI 的熱情,和對細節的關注,比經驗更為重要。 」

聽起來有點可怕(?)的

半機械人

Musk 還創建了一家叫 Neuralink 的公司,專門開發怎麼把腦機介面植入人腦的技術,讓人類成為「半機械人」

聽起來挺可怕的,但 Musk 有不一樣的想法:「我們早已成為半機械人了。和20年前甚至10年前比起來,人已經不是同一種生物。

比如,許多人已經一刻也離不開手機。我認為,人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與手機、筆記本、應用等融合在一起。」

而 Musk 通過這家公司想做的,是將這些幫助人實現功能的外部設備與大腦連接,用全腦機介面的方式,能夠與大腦的任何區域傳輸神經信號,打造「數字化第三皮層」。

腦機介面能做的事情確實不少,例如幫助失聰患者恢復聽力,幫助帕金森氏綜合症患者緩解症狀,幫助癱瘓患者自己活動等等,讓不同能力的人類更好地生活。

/他為什麼要做這些?/

被問到為什麼會做現在做的事情,這是馬斯克經常的回答:

「我不是馬後炮,或者追逐什麼潮流找機會。我也不是一個投資者。我喜歡實現那些我覺得在未來很重要的科技,讓他們變得可用……

這是從大學開始有的想法,這不是我現在去美化的故事。」

1994 年,當馬斯克還是一個 21 歲大學生,在賓夕法尼亞大學讀物理學。有過一段時間,他愛上了玩遊戲,還想過以後乾脆去做遊戲開發算了。

「我真的很喜歡玩遊戲,但我想就算是我做出來很厲害的遊戲,會給這世界帶來多大的影響呢?」他在一次訪談中說道,

「好像沒什麼大的影響。就算我真的發自內心的喜歡玩遊戲,我還是不能把這個當作是職業生涯。」

                     (馬斯克和他的航天飛機的合影。來源:BottleDream)

他那會兒經常做白日夢,無論是關於什麼,最後都導向了同一個結論:

他認為網路、可再生能源、空間探索這三個方向,將會深遠改變人類歷史進程,所以自己就要做這些方向。

這在當時稍微有點瘋狂的想法。那是 1990 年代初,我們現今熟知的大部分網路公司,如騰訊、網易、阿裡巴巴,都還不存在。

這種想法也一直是他整個學生生涯的選擇:從賓大畢業後,他去沃頓商學院念經濟學,然後搬去加州,加入斯坦福大學的物理學博士項目才兩天,就休學去加入互聯網創業大潮,結果再也沒回去念書了。

2002 年,他接連賣掉了自己的 Zip2 和 Paypal 兩個網路公司之後,開始進行他大學時候定下來的另外兩個方向:太空探索、清潔能源。

SpaceX 公司就是在那一年成立。

所以,無論是太陽能屋頂,還是電動車、還是做火箭,背後的邏輯都與人類未來福祉有關:

讓全球不再依賴化石燃料,同時儘快探索外太空,找到地球之外的下一個適宜居住的星球,例如火星。

/不是因為輕而易舉,

正是因為困難重重/

從提出設想,到今天的測試成功,Elon Musk 和 SpaceX 走過了相當長的一段路。

從 2002 年成立到現在,不少人都只是把 SpaceX 看作一個有錢人的航天幻想而已。畢竟美國、前蘇聯都曾舉全國之力研發的航天飛機和 N1 火箭都屢屢失敗,SpaceX「重複使用火箭」的設想簡直是天方夜譚。

過去多次的測試失敗,也讓它被業界和公眾嘲諷是家「PPT 火箭」公司。

 

就在這次發射前,Elon Musk 還自黑說,人們從全球各地而來,他們來觀看一次偉大的火箭發射,或者一次最美的煙花表演。

即便如此,Elon Musk 沒有放棄。不僅是對於宇宙、太空移民的探索,還在於各種社會問題上——對清潔能源的推動、對安全友善的人工智能環境的倡導等。在他改變世界的瘋狂夢想上,一路高歌猛進。

本文獲BottleDream授權轉載,原文標題:除了SpaceX,埃隆·马斯克还有这些你不知道的事,了解更多社會創新請上BottleDream

精選商品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