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註冊
bottledream

合作轉載

世界越快,心越慢

不論是工作還是上課,結束了一天疲勞轟炸後,很需要有個時間將思緒完全清空,

這個時間是完全屬於自己、能與自己對話。

就算是害怕自己會追不上別人,但休息總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BottleDream/文:高级酷   犢南創創:改寫編輯

 

最近有點焦慮,到處找緩解方法。聽歌、運動……等等,冥想應用怎樣?

「感受到你的身體,清空你的頭腦。」打開冥想應用 Sway,手機螢幕上出現這麼一行字。

我覺得這句話有點諷刺:拿著手機這個動作本身就跟「清空頭腦」相悖……想想看那些隨時隨推送微信消息、看不完的官方帳號、工作郵件和微博八卦消息,心煩但也不敢錯過。

儘管如此,我還是決定試試這款冥想應用——介紹說這個應用是「紀念碑穀」團隊做的;而更重要的是,「冥想」這幾年實在太紅了。

這一部分是喬布斯帶來的想法:

「如果坐下來觀察,你就會察覺大腦轉個不停。如果你嘗試去平復它,只會讓它更糟糕,但經過一段時間,大腦自己會平復下來。留出一些空間,讓你能聽到更多的小東西——這就是你的直覺在開花……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jpg/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MibY5pIdPwPia8wqhNm26Av24D1oxn8zPk4kzF7XylqO8dr7CI2BwuYw/0.jpeg?x-oss-process=image/resize,w_1080,m_lfit/format,jpg/interlace,1/quality,q_85

《成為喬布斯》的作者布倫特·施蘭德還認為,喬布斯的冥想習慣,讓他即使在癌症纏身的最後幾年時光,也依然能保持工作時的專注

不僅是喬布斯創辦的蘋果,Google、雅虎、高盛、Facebook、福特……幾乎你想得出來的歐美 500 強企業都有給員工提供冥想課程,作為員工健康福利的一部分。冥想的支持者稱,冥想練習能讓管理層更平靜、公司業績更好,員工醫療費下降。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jpg/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4PVj94GYKia4U2CckeRCBMRC0oeLWaeQ3Lf05RN23icsDOFdQz7VO6qA/0.jpeg?x-oss-process=image/resize,w_1080,m_lfit/format,jpg/interlace,1/quality,q_85

Google 辦公室裡面的冥想課程

連學術界也很認可。美國最頂尖的大學斯坦福,也建了冥想中心。《自然》、《科學美國人》雜誌有數十篇神經科學論文論證冥想對人的好處:能讓人放鬆心情和解除焦慮,鍛煉注意力,連腦子都不一樣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PxyrQs17Ny2Q4exRfxMOp8LmPGZkbDke233h4LwoFic0Ncy1uzNMQ8g/0.other?x-oss-process=image/resize,w_1080,m_lfit

▲冥想前(左邊)和冥想後(右邊)的大腦

這詞最初來自印度佛教,但在美國和歐洲,宗教意味消散了,冥想變成了對抗訊息過載、手機焦慮症的新生活方式。

在這個快速變化的的年代,冥想真的是一切的解藥嗎?

我在應用商店裡搜索了 Sway,咬咬牙支付了 18 元購買。打開後,螢幕上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那行字。

冥想開始了。

/焦慮的時候,他做了一個 app

晚上 11 45 分,如果你當時也在我的房間裡,估計會以為我在尬舞

是有點怪:一個人帶著耳機,盯著螢幕踱來踱去,緩慢地擺動手臂,或者轉來轉去。

但螢幕裡的世界不一樣。黃橙色的高山的輪廓出現在我眼前,耳邊是柴火燃燒的聲音和鐘聲。像是在逆光飛行中俯瞰世界。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gif/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1OQ7nDp3zDIvft2QlbXibPicCFVbrsULZXb7fZPRJzzPV8cyDr98UQ7g/0.gif

Sway,一邊緩慢的移動手機一邊看山

設計和顏色都很美,但只要動作稍快,山的輪廓就會慢慢變得模糊。我很快忘了自己 30 秒前的質疑,只有一個念頭:動作要慢點。

Sway 是丹麥籍華人程鵬的點子,跟紀念碑穀團隊 Ustwo 合作開發的。這個應用是他對自己焦慮症的回應:10 年前,程鵬曾經是諾基亞丹麥的用戶體驗設計師,對自己要求苛刻而攬下了太多工作,然後焦慮症發作。為了緩解焦慮,他開始練太極。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jpg/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yPEXwLP0NpzgdUBCGBAt61gibcs1C168pCtseKiaiakxwQnS6FEib0uTyg/0.jpeg?x-oss-process=image/resize,w_1080,m_lfit/format,jpg/interlace,1/quality,q_85

▲程鵬(右邊)正在讓員工測試冥想應用,監測腦電波 ing

現在聽到程鵬的說話,聲音穩而厚實,速度也不快,你不會認為他是個焦慮緊張的人。在太極緩慢、連貫、柔和的身體動作中,程鵬說自己找到了「當下」的感覺,也找到了創業靈感。

「在抑鬱的時候,人會產生一個虛假的自我形象,比如我很笨、沒有自制力,而不能去體驗當下的生活。如果有一個簡單的方法能夠讓人意識回到當下,那麼虛假的自我形象很快的就會褪去。5-10 分鐘的冥想就能幫人們做到。」程鵬說。

這個應用最初其實是實體版的:他去建材商店買了錫紙,把鋁箔紙切成很細的小條,加上微控制器接上電腦,貼在東西表面來檢測手指輕柔撫過的細微動作,同時播放舒緩的音樂。每天練習幾個小時,程鵬把自己的焦慮症狀治好了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png/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ztU463lnzAHsY3LtRBdW3aQibdzBia6OTavhINkQaeh1XmCJmrib246pA/0.png?x-oss-process=image/resize,w_1080,m_lfit/format,png

▲還沒有應用的時候,程鵬先做的是一個實體版的舒緩產品

程鵬經歷的「冥想」,最早來自於印度佛教的巴利語,意思是「關注」。而現在經常在應用裡看到的「正念冥想」(Mindfulness)這個詞,其實是巴利語翻譯成英文之後,再翻譯成中文的效果。

在美國,「冥想」從 1960 年代美國反主流文化運動開始興起。那是一個有意思的年代,美國年輕人開始擁抱東方的文化,崇尚神秘學,環保主義者、和平反戰運動、新一波女權主義運動也在那裡時候產生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jpg/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EZIYHI4MDiam00iasrJMXVPKpVY1ucTJ78DP2iagvb8MfQU3dj4KVkyDg/0.jpeg?x-oss-process=image/resize,w_1080,m_lfit/format,jpg/interlace,1/quality,q_85

▲反主流文化中的年輕嬉皮士們

也是在當時,美國分子生物學家卡巴特-津恩把美國式的冥想重新定義成「正念冥想」,把宗教色彩拿走,意思變成了「通過注意力專注於當下的時刻,不做任何判斷」 也正是他,在馬薩諸塞大學建立了美國第一個正念冥想中心,歐美關於正念冥想的科學研究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

卡巴特-津恩對於正念冥想的定義,也正是目前英語「冥想」類產品的邏輯。沒有什麼宗教教義,一般會讓你找個地方靜坐下來,按照語音引導的聲音進行深呼吸,然後觀察自己的腦子裡產生的念頭來來去去。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jpg/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43bS3p65noF0t3RkLGCbWk2nqTo7WQhkW1JSH3SRsrx1DoDo8K1BAg/0.jpeg?x-oss-process=image/resize,w_1080,m_lfit/format,jpg/interlace,1/quality,q_85

▲在大自然中冥想

在我的體驗裡,Sway 也差不多,不過不是讓我靜坐著,而是有點像打太極,不過沒有太極招式本身,只有緩慢和安靜的部分。

其實我用 Sway 的第一節課時長只有 3 分鐘。但只要手機不停移動,聲音和圖像就會繼續出現,一下沒意識到這個設定,我不知不覺中跳了 10 分鐘的舞。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gif/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cCcRPbicGKGQMy9POTd6PNczO4IicQKcHuhZEbW7TVSFvfsybZfdeRwQ/0.gif

▲試用 Sway 應用的搖動

10 分鐘結束之後,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需要睡覺了。之前,我還有躺在床上玩一會兒手機的欲望。

「現在手機大部分時候是消耗人們的精力的……用如此簡單的方式卻可以為人們帶來 Mindful 體驗,說明手機還有其它的維度沒有被挖掘到。設計師有很大的責任和機遇把容易沉迷和上癮的交互方式轉化為有效的 mindful 時刻,並賦予它意義。 程鵬解釋道。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gif/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q6RMYx3uJdIqUzkP2T2gCYRVrOCX2aALm7m5EONIeMc3Cv5A2tPnRg/0.gif

▲這是程鵬 2015 年發佈的冥想應用,Pause,它的大部分用戶也在中國

Sway 之前,程鵬跟 Ustwo 團隊在 2015 年推出了第一個冥想應用 Pause,讓你用手指在屏幕上緩慢滑動的小水滴來保持專注,很簡單但是很美。這個應用很快登上了蘋果 App Store 的首頁推薦,成了 2015 年《時代》評選的最佳應用

/冥想,讓公司也能變好?Sort of…

不過無論是 Pause 還是 Sway,還只是這冥想大浪潮中的其中一個浪花而已。

在歐美應用市場,冥想應用已經破千款,他們大多向用戶收取幾十到幾千人民幣不等的費用,提供線上冥想課程。最老牌的冥想應用 HeadSpace 每年光是付費冥想課程就能賣 3.3 億元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jpg/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Fjw3JVk0mcWhiajiciczbbqLWKDVE9AS184Ycib0CxrxQq5PZ7cOeWsCPQ/0.jpeg?x-oss-process=image/resize,w_1080,m_lfit/format,jpg/interlace,1/quality,q_85

▲這是 HeadSpace,目前用戶量最大的冥想應用之一,小朋友也可以用,風格都是可愛型

調研機構 IBISWorld 的統計,2015 年美國冥想產品的市場規模已經突破 65 億元

Google、福特等 500 強企業的帶動下,更多熱錢正湧入這個垂直健康領域。今年 6 月,HeadSpace 又拿到了 2.4 億元的投資,比起向單個個人收費,他們開始做企業級服務。

企業擁抱冥想,並不是純粹為了增加員工福利而已。

同樣是美國 500 強公司 Aetna,是賣保險的。因為給員工增加福利,設置了冥想和瑜伽課程。在 2012 年初,CEO 馬克·貝爾托尼重新複查了一遍公司的財政狀況,他驚喜發現,公司的給員工支付的醫療保險費用下降了7.3%,那大概是一年幫他省了 900 萬美元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jpg/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tFx2RvSH0PNbA35Y16jBiabZUUZVGicf5U3LpqC6mLJsWia73Q8sdXxjg/0.jpeg?x-oss-process=image/resize,w_1080,m_lfit/format,jpg/interlace,1/quality,q_85

▲這是 Aetna 的冥想中心活動

貝爾托尼沒有把原因單純歸功於冥想,因為同時還有別的員工身心健康項目在進行,例如健康檢查、員工減肥計劃等等。但他覺得這是個不錯的點子,在後續給企業客戶的商業建議的時候,他也會鼓勵客戶給員工設立冥想課程和場地。

紐約時報記者戴維·蓋爾斯曾經在《正念工作》一書中,還披露了孟山都高層的冥想經歷

這個全球最大的化肥農藥公司,1990 年代的時候,CEO 就引進了冥想課程,本來想要給高層放鬆身心用。結果一些管理層在更平靜之後開始反思公司的行為,開始想到孟山都的農藥對於地球和生物的影響。還有一些人,在冥想課程之後很快就辭職了。

不過很快,因為這件事,孟山都的 CEO 被開除了,這個公司的高層也再沒有人提過之前這件事。

「冥想正在讓一些企業領導者,重新反思這個公司在世界上的位置。」戴維·蓋爾斯說,但他並不認為單憑冥想能夠改變目前資本主義體制下,公司逐利的根本性質,它只是一種輔助的力量。

「人們都聽過冥想會幫你減壓。但這並不是上一兩節課,永遠都不會再有壓力了。」戴維·蓋爾斯說,冥想也是需要不斷的練習和保持。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jpg/2uQ5WGcldAbODtibg8EoGIsXjHNKmVkZMYgp4Kic8cKg4ta5JGaN71WkzdMB9bwf32Q7Ld015WesoDDZejhOBWIQ/0.jpeg?x-oss-process=image/resize,w_1080,m_lfit/format,jpg/interlace,1/quality,q_85

這也是目前程鵬的的挑戰。「冥想應該是一個習慣養成的過程,我們現在也有在努力,讓更多人保持習慣,而不是用了一兩次,就覺得學會了。」雖然他反對讓智能手機變得「上癮」,但一定的勾住用戶的方式也在考慮之中。

「手機只是一個外部的物體,很多設計者都把手機做成『總是讓你關注,總讓你在別處』的效果。 我深刻的動機是想要把在當下的屬性通過數字的手段變得有意義。

「我們的理想就是把人的注意力集中在當下,並持續一定的時間,去擺脫思想束縛。」

– END –

不是一直往前跑就能達到目標,

記得深呼吸,停下來看看自己方向對不對

本文獲BottleDream授權轉載,原文標題:10分钟给大脑升级操作系统,连乔布斯都是它的死忠粉,了解更多社會創新請上BottleDream

精選商品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