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註冊
bottledream

合作轉載

賣你個快樂,好不好

很多讓你無力的事發生時,情緒總被打亂,

心煩意亂的時候該怎麼辦?

需要抒發的時候,你可以做什麼?

 

BottleDream/文:kirin   犢南創創:改寫編輯

 

前段時間,這台自動販賣機在雪梨街頭紅了:

不賣洋芋片和巧克力,也沒有飲料。裡面整整齊齊放著的「商品」

https://static.bottledream.com/mmbiz_jpg/2uQ5WGcldAZFXsYZBDhGex9WpB94xxCdfPY8gUW052F42JtUZuaq0nRcFXoH9HZ8yRRvZqDGr9icUTc2VUo2AZA/640.jpeg?x-oss-process=image/resize,w_1080,m_lfit/format,jpg/interlace,1/quality,q_85

勇氣 Bravery

連接 Connection

友誼 Friendship

還有 歸屬 Belonging安心 Reassurance意義 Purpose 等等

只要往機器裡投兩澳元,你就可以「買」一樣回家。

▲當它們擺在你面前,你最想買哪一樣?

有人圖個新鮮,排老久的隊去買一個「意義 Purpose」;也有人不屑,覺得這不過是玩玩概念,嘩眾取寵,內心的 os 是:「沒什麼鳥用」。

實際上,這是一個公共藝術實驗Intangible Goods(無形的商品)」

創作者 Elizabeth Commandeur  Mark Starmach

創作者之一康門德(Elizabeth Commandeur)說,她想用這樣好玩的、互動性強的方式,把人們很難真正開口談論的一個問題推到大眾面前:現代人的心理和精神問題。

「我們正活在這樣一個時代:我們的物質需求得到極大的滿足,但我們情感上和心理上的需求卻無處安放。」康門德的搭檔,斯塔馬克(Mark Starmach)補充說。

從「買買買」獲得的啟發

你有沒有發現,當你越是心情鬱悶的時候,你就越有衝動想要買東西?

早在 1986 年的聖誕前夜,《芝加哥先驅報》就注意到了這個現象:「我們(美國)已經變成了一個用購物袋衡量生活質量,用購物療法撫慰心靈創傷的國家。」

從心理學上來看,「買買買」倒不完全是商家的謊言:某種程度上,它確實有「購物療法(Retail Therapy)」的作用——在情緒沮喪的時候,「購物」這個行為可以幫你調整情緒或精神狀態,而你買回來的不止是商品本身,而是一份「心理安慰劑」。

30多年來,人們這個心理特點被穩穩抓住、不斷刺激、不斷放大,變成市場營銷的重要手段,人們越來越依賴購物帶來的快感,買得越來越多,可「快感」持續的時間也就越來越短。

既然「買」能帶來一定程度的撫慰感,有沒有可能發揮它好的一面?

與很多研究消費主義、消費行為的人們不同,康門德和斯塔馬克沒有一味地批評「買買買」。他們想探索,能不能讓「買」的行為和「買到的東西」都有「購物療法」效果。

於是,就有了這個「無形商品」自動販賣機。

兩位藝術家說,這個自動販賣機裡「賣」的都是「為心靈準備的小零食」——簡單而有用的情緒心理小建議,有的還放了遊戲卡片或者迷你鉛筆,讓你自己塗塗畫畫。專業心理諮詢師及心理學家參與了這些「小零食」的製作過程。

更重要的是,他們想創造一種趣味感,讓人們可以更輕鬆、更自在地談論那些「內心深處的問題」。

在「連接 Connection」裡,你還會找到幾顆金色小星星

無形的思維牢籠:

普遍存在的「汙名化」

康門德他們發現,即使是在心理諮詢比較普遍的雪梨,即使很多年輕人嘴上會說「心理問題就像『心理上的小感冒』一樣稀鬆平常」,但當人們真的發現自己情緒、心理上有些不對勁,第一反應依然是忽略、隱瞞、不願面對。

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人類長期以來對心理障礙、精神障礙的無知、誤解和偏見,尤其是由此而生的汙名化(stigma

這跟人類本身的認知方式有關:人類不擅長處理那些模糊不清的概念,會想各種辦法「解釋」它。在心理障礙、精神障礙上,就常常把原因歸結為「著了魔」、「被附體」、「自作孽不可活」。

因無知造成的恐懼,又反過來擴散了無知。

雖然隨著醫學等的發展,人們對心理障礙與精神障礙有了更多認識,但汙名化依然根深蒂固,甚至是以一種很難被察覺的方式存在:

例如,幾乎在每一種語言,每一個國家裡,「精神病」都被當成是罵人的口頭語;近些年來,憂鬱症等受到媒體關注,但不少報道只停留在表面,充斥著各種似是而非的想像,聚焦了「病」和一個「群體」,而看不見一個個活生生的人……

用藝術創意的方式探討心理、精神健康,這個自動販賣機得到了雪梨市政府的支持,成為今年雪梨市 Art & About 公共藝術計劃的一部分。

在雪梨市市長 Clover Moore 看來,過去人們談到這些問題,總是不由自主地嚴肅起來,而「無形商品」項目帶來了一種清新有趣的感覺:人們去自動販賣機「買」一款「為心靈準備的小零食」,不會覺得自己或別人「有病」,而是覺得這樣做好玩,甚至有點酷:

「要去除(與心理障礙、精神障礙)有關的汙名化,我們需要讓更多人更瞭解它們。這個項目能夠起特別棒的鼓勵作用……

作為測試,「無形商品」只在雪梨街頭擺了兩個星期,每天限量 250 份,供不應求,一共賣出了 6360 澳元。這些錢被捐給了 3 個關注精神健康的機構:

WayAhead:一個致力於提升工作環境中的精神健康指數的公益機構;

NeuRA:研究如何讓人們科學預防、科學認識精神分裂症的科研組織;

Beyond Blue:關注青少年心理、精神健康,提供科普知識和科學預防方法的公益機構。

他們希望借著「無形商品」吸引到的關注熱度,讓這些機構也被更多人看見和進一步瞭解。

你要相信,這個世界不完美,但我們仍然可以療癒自己。

國外的公益宣傳:停止對精神障礙的汙名化

本文獲BottleDream授權轉載,原文標題:这台自动贩卖机不卖零食不卖水,卖「平静」、「意义」,「想象力」,了解更多社會創新請上BottleDream

精選商品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