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註冊
犢南創創編輯部

專題報導

若是可以選擇富貴,誰願意貧窮?

曾經是工廠員工的大誌銷售員

    在高雄車站與捷運站出入口之間,有一位身著大誌背心販售員背心的大哥,他是許印福大哥,現年五十一歲,是一位有五年販賣大誌雜誌經驗的資深銷售員。

    他原本在工廠操作技術性機器,後來工作沒了,當過一陣子街友,從社工口中輾轉得知大誌的工作機會,許大哥考量自己已經很久沒工作,認為這可以讓他重新接觸工作、接觸人群,找回工作的感覺,所以開啟擔任販售員的日子。

法律邊緣的遊走 刻板印象的誤會

    根據許大哥所言,大部分的銷售員都在固定據點銷售,不輕易「越界」,一方面是為了不打擾他人的生意,另一方面則是為了留住固定客群。

    他一直以來都在高雄車站附近販售雜誌,頂著一頭烈日,安靜地站立在一隅,我們很好奇,身為販售員,為何卻沒有我們想像中應有的樣子?原來是因為高雄車站是大型公共場所,實際上是禁止販售行為的,但若是沒有過度地推銷而影響他人,警察對此保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這與我們想像之中的銷售方式不同,或許是因為我們遇見常是「強迫推銷」式的推銷員,所以久而久之對於這些友善的人,也採取漠視閃避的態度,而且在車站附近的人以趕車者居多,所以大哥不會上前推銷,而是拿著雜誌站在路邊,會買的人自然就會過來買。

    然而,在這裡工作了這麼多年,多少都會遇到一些難題。例如:附近有一些專門騙人的人或攤販,會糾纏路過的人,並且強迫推銷,有人遭到騷擾而去投訴,但警察來了並不清楚那些人是誰,就誤以為是他,進而影響到他們的生意與權益。對於平白無故地被冤枉,許大哥只是淺淺一笑,他說,經過這麼多年,其實都已經習慣社會的刻板印象,雖然他說得雲淡風輕,但是我們相信,這其中的心理調適,必然經過一番很大的努力。

目前銷售的困難 原因探討和因應

    大部分的銷售員在月初銷量比較好,因為大家都會在月初時買最新一期的雜誌,而月底的銷量就會比較不好。許大哥說,以他個人而言,在高雄車站近幾年生意變得比較不好,銷量比起五年前剛開始賣的時候大概少了三分之一。為了面對這個狀況,在九月開學後,會改成早上到高雄應用科技大學販售,下午再回到高雄車站。

    關於生意不好,大哥提到幾點原因:第一,景氣不好。大家的收入和物價不成比例,沒有多餘的錢可以買雜誌;第二,交通型態的改變。高鐵左營站帶動台鐵新左營站的繁榮,所以會搭車到高雄車站的人大量減少。若是以後鐵路地下化,生意會更糟,因為大家會直接在地下轉乘台鐵或捷運,就不會上來地面了;第三,同性質的賣者增加。同樣賣大誌雜誌的人增加,原本較遠的買客,可能會因為家附近也有其他大誌銷售員,而不會特地跑遠來買雜誌;第四,買客人口外移。因為主要客群是學生和上班族,如果他們到外地讀書或工作,就不會特地回來買大誌雜誌了。

豁達的心態 人生就是一場修行

    面對銷售雜誌時會遇到的種種困難,許大哥笑說這些都是銷售的必經之路,已經變成生活的一部分

。「在環境中就是要自己調適,如果無法改變就要學著適應環境」,平靜地說完後,許大哥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要緊事似的,又開口道:「但是適應環境並不是隨波逐流,是我們在這個未必稱得上非常好的環境中,保持自己的底線和定位,然後去適應。」

    許大哥說,他能有如此開闊豁達的心態,是受到宗教信仰影響。身為一位佛教徒,他相信世間因果輪迴,而且認為任何事物都是相對的,一個人做了什麼樣的事情,最終都會反饋到自己身上。人性有善有惡,雖然有人做了壞事,但是並不一定就是壞人,他或許有善的一面,有做好事的時候,所以並不可以以「絕對的」善與惡將人分群別類。許大哥沒有因為自己的難處而對人性失望,對他而言,「人生就是一場修行,我們就是生來這個世界學習,把不好的改掉,讓好的留下。」

大誌的意義和影響 對未來的打算

    問到大誌雜誌帶給許大哥的意義和轉變,許大哥認為它是一個有啟發性的媒介,是他當時想要開始工作,改善自己的生活的轉機,也是因為他認同大誌雜誌的理念,所以才沒有像其他人,在崗位上待一陣子就走人。

    雖然收入是最直接、最明顯的轉變,讓他不必依賴街友中心的住宿環境,能夠自己租房定居,但是許大哥說,他覺得更重要的是可以與各式各樣的讀者接觸,和他們互動,從只是匆促之間的一句對話,到暢談國際社會與日常生活,每一次互動都極為珍貴。

    關於未來的打算,許大哥說,他目前仍然擔任大誌銷售員,但是未來有可能會再轉換跑道,說不定會找和之前相關的工廠工作,把賣雜誌的工作留給更需要的人。

無家者的反思

    我們花了大約四十分鐘,和許大哥一起站在街頭,一邊訪問他一邊觀察四周流動的人潮。光是這四十分鐘,我們兩個就已經汗流浹背,很難想像一整天站在外頭的許大哥,曝曬在陽光之下是多麼的辛苦。在訪談之中,常常被大哥豁達的人生觀所啟發,也對街頭販售員和街友抱持著既定的負面刻板印象,感到非常慚愧。

    在三餘書店的大誌回顧展,其中有一段標語令我們印象非常深刻:「街友跟一般人沒有不同,任何人都有可能淪落為街友,街友不是一種身分,而是一種狀態。」,這段話也呼應許大哥提到的:人都有善和惡的一面,並不是絕對的。如果我們可以去除自己的有色眼光,不要隨意給別人貼標籤,相信世界一定會越來越好。

精選商品

合作夥伴